两利相权取其重,两害相权取其轻

    功高者抑其权,不抑其位。名显者重其德,不重其名。
    大意
    功劳过高的人要限制他们的权利,然而不降低他们的地位。名声显赫的人要看重他们的品德,而不看重他们的名誉。
    实例
    孙膑和庞涓的斗争
    战国前期,魏国是最强大的诸侯国。后来,魏惠王把国都从山西南部的安邑搬到河南的大梁,之后魏国又叫梁国。
    魏惠王用庞涓做将军,攻打宋、卫等小国,接连获胜,国势依旧很强。庞涓也俨然成为一时的风云人物。庞涓尽管深谙兵法,与他的同学孙膑相比,还差一着。
    庞涓这人,既骄傲又心胸狭窄,怕孙膑为齐国任用,势必成为魏国的劲敌。他想来想去,决定把孙膑“请”到魏国。孙膑到了魏国,庞涓却在魏惠王面前诬告孙膑,说他心悬故土,暗中与齐国勾结。
    魏惠王听信谗言,按照魏国法度,把孙膑双腿的膝盖骨剔去,并在脸上刺了字,涂了墨。事情到这个地步,孙膑方才如梦初醒。孙膑成了废人之后,庞涓认为后患已除,对他就不加防范。碰巧,一次齐国使者到了大梁,孙膑暗暗找到了齐使,把事情的原委一股脑儿告诉了齐使。齐使就把孙膑藏在车子里,暗暗送回齐国。
    齐国将军田忌非常器重孙膑,让他住在自己家里,尊为上客。田忌与齐威王喜欢赛马赌输赢。但每次比赛田忌老是输给齐王。有一次,孙膑去看赛马,看后私下对田忌说:“您再和齐王比一次,我能叫您稳操胜券。”田忌知道孙膑既出此言,一定有妙计,就与齐威王约好再次赛马,每场赌注高达千金。
    比赛那天,赛场异常热闹。田忌对孙膑说:“您有什么办法叫我稳操胜券呢?千金赌注,可不能当儿戏呵!”孙膑回答:“您用下等马与齐王上等马比,用上等马与齐王中等马比,而用您中等马与齐王下等马比就可以了。”田忌按计划照办了。结果,第一场输了,第二场、第三场都赢了,一负两胜,终于赢得了千金。从此,田忌更加欣赏孙膑,并把他推荐给齐威王。
    公元前353年,庞涓率领魏军包围了赵国的都城邯郸,赵成侯向齐威王求救。齐威王决定派军去救邯郸。任命田忌为大将,孙膑为军师,叫他坐在一辆有篷子的车子里,给田忌运筹谋划。
    那时候,邯郸在魏军的围攻下,情况特别危急。田忌认为既然救赵国,就应当兵赴邯郸。孙膑却不以为然,他说:“要想解开一团乱丝,只能用手指慢慢去理,不能握紧拳头去捶打。要劝解两个人打架,只能从旁劝说,不能自己插身进去帮着打。解围的道理也正是这样,只能避实就虚,击其要害,敌人看到形势不利,自然就会解围而走。现在魏国的精兵部队正在围攻邯郸,国内空虚。您不如统率大军直接攻打大梁,占据它的交通要道,袭击魏军守备薄弱的地方。邯郸城下的魏军势必赶回来自救。这样,既可以解救邯郸的围困,又可以使魏军疲于奔命,然后您选择有利时机来消灭他们,这不是一举两得吗?”
    田忌听了,觉得非常有道理,就照计行事。果然,庞涓虽然攻下了邯郸,还是不得不急速退军。魏军疲劳不堪,退到桂陵(今山东菏泽县东北),遇上了齐军,双方就在桂陵激战起来。
    因为齐军以逸待劳,魏军被打得一败涂地,庞涓不得不收拾残兵,逃回大梁。光阴不知不觉过了十二年,庞涓又率领了魏军去进攻韩国。韩哀侯向齐国求救兵。齐威王召集大臣,问:“救援韩国,我们早发兵好呢,还是晚发兵好?”相国邹忌答道:“魏、韩互相火并,双方损伤实力对我们都有利。依我看,不发兵最好。”
    将军田忌反驳道:“我们不发救兵,韩国势弱,很可能被魏国攻占。那时,祸水势必东流到齐。依我看,我们还是早发兵为好。”双方争执不下。
    孙膑说了一番话,众人都佩服至极。他说:“魏国自恃其强,大有兼并之势。假如韩国被灭,魏国必定东向侵齐,因此不发救兵不妥当。但是魏军现在刚刚开始进攻韩国,韩军还没有被削弱,我们去救助,等于我们代韩出兵。答应派兵去帮助他们,以此安稳韩心,韩军知道我们将要出兵相救,必定拼死抵抗魏军,魏军实力一定会大大消耗。我们等他们两败俱伤,再发兵救韩,那样用力少而见功多,这才是上策。”
    齐王听了孙膑的计谋,称赞不已,于是暗暗答应了韩国的使者。等到韩军五战五败,齐国认为时机已经成熟,方才发兵直接向魏都挺进。庞涓闻讯,只得率领军队离韩,回师迎战。
    孙膑知道战报,就对田忌说:“魏国的军队一向强悍勇敢,轻视齐兵。善于作战的将领要利用这一点因势利导。兵书上说过,赶到一百里外去打仗,就有损失上将的危险;赶到五十里外去打仗,路上士兵就可能逃亡一成。我们现在远征魏国,最好伪装成力薄势单的模样,滋长他们轻敌情绪,引诱魏军冒险深入,之后选择有利的时机歼灭他们。”
    于是,孙膑命令齐军当天造了十万个行军灶。行进了一天,减为五万个,第三天又减到三万个。庞涓经过齐军扎过营的地方,点了灶数、不觉喜上眉梢,兴奋地对部下说:“我早就知道齐军素来胆小,果然不错,才入魏境三天,就有一半兵士逃亡了,那样的军队还敢打仗吗!”
    于是,他立刻丢下步兵,自己带领轻骑部队日夜兼程,追赶齐军。当时,孙膑时刻派人打探庞涓消息,屈指计程,魏军到达马陵时,天色一定很晚。马陵道很狭窄,两旁多峻山峭壁,形势险要,容易埋伏军队。
    孙膑下令士兵把路旁一棵大树的树皮削去,露出白白的木质部分,在上面写了八个大字:“庞涓死于此树之下。”同时又命令一万名善射的弓箭手,埋伏在道路两旁,互相约定:“晚上一看到火光,就一起放箭。”
    这天晚上,庞涓果然来到树下,抬头看到树上削白的地方,隐隐有几个字迹,昏黑难辨,转身命令小兵打火照看。兵士刚刚点起火把,庞涓还来不及看完这八个字,埋伏的齐兵看见路上起了火光,顿时万箭齐发。魏军猝不及防,一下子溃不成军。
    庞涓身受重伤,自知已经到了穷途末路,悔恨交加地哀叹:“我恨当初没有杀死孙膑,反倒叫这小子成了名!”说完,拔剑自刎而死。齐军趁势把魏军杀得落花流水,魏太子也当了俘虏。马陵之战以后,孙膑名扬天下,齐国也由此而声威大震,一度出现了“诸侯东面朝齐”的局面。
    简评
    孙膑与庞涓拜同一人为师研习兵法,二人相比,孙膑更胜一筹。庞涓度量狭小,嫉妒孙膑,就把孙膑骗去魏国并谋害他,打算让孙膑被身体所累一事无成,结果孙膑用计逃到齐国,反过来将庞涓逼死。庞涓看不清自己与孙膑的实力差距,刚愎自用,放弃了大局和长远的未来,显然走进了两相比较择其重的死胡同。反观孙膑在齐国的表现,无一不体现出其目光长远,重视全局的特点,这就是孙膑胜过庞涓的主要原因。
(快捷键 ←)<<上一章节返回下一章节>>(快捷键 →)

度心术与韬晦术全集

名人课堂

表情 评论内容请不要超过2000字。

名人荐书

新书速递